< 返回云服务器列表

云计算IaaS的争斗结束了,又没完全结束

发布时间:2021-07-16    来源: 118云vps 阅读:
    最近,美国国防部宣布取消了早前与微软建立的价值100亿美元(分10年投入)的云计算合同——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The Joint Enterprise Defense Infrastructure,简称JEDI),终于给这段长达3年的“云巨头争夺云大单”事件画下句点。
 
    当我们抛掉大多数细节来回顾JEDI项目时,可知该合同于2018年7月首次发布,主要涉及五角大楼数字化建设的内容,包括使用更快捷的数据访问及云计算服务。
 
    在一开始亚马逊、微软、谷歌、甲骨文、IBM五家公司参与竞标后,有谷歌中途退出竞标,也有甲骨文和IBM落选,只留下亚马逊和微软一直缠绵纠葛到最后。期间各公司间发生的指控、诉讼,甚至是将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卷入,都是令这份合同获得额外关注的重要原因。
 
    但美国国防部用更体面的说法为这份合同的撤销做了总结,表示由于不断变化的需求、云技术的发展和行业的进步,JEDI需要进行更新补充。
 
    于是现在,新的合同又被推出,名为“联合作战人员云能力”(Joint Warfighter Cloud Capability,简称JWCC)。
 
    对于JWCC计划,美国国防部继续表示亚马逊和微软是能够满足其需求的云计算服务提供商,另一方面承认将进行新的市场研究,分析谷歌、甲骨文、IBM等云服务商是否也能满足其要求。
 
    从2018到2021,从固执选择单一云服务提供商到尝试调研多云方案,五角大楼牢固的“合同规则”开始瓦解。多云策略在服务交付、安全性和降低成本等方面的优势,正在受到全球大部分企业的关注,某种层面上正在引领新一轮的云计算市场争夺。
 
    全球五朵云排位,还在变化中
 
    宏观数据证明了盘子极大的云计算市场,目前仍然处于高速增长期。Gartner数据显示:全球IaaS市场在2020年猛增40.7%,达到643亿美元,高于2019年的457亿美元。
 
    从市场格局看,亚马逊AWS在2020年依然排位IaaS市场规模第一,微软Azure、阿里云、谷歌云和华为云紧随其后,五大IaaS提供商共占据80%的市场份额,近90%的IaaS提供商实现了增长。
 
    从一个角度看,受限于品牌、资金、规模之间的差距,云计算IaaS已经变成大厂之间的竞争,其他归属于others的玩家多数都会避开与大厂正面竞争,从其他角度挖掘云服务渗透率不高的市场领域。
 
    但从另一角度,根据Gartner 4月发布的报告,2020年华为云全球IaaS市场排名上升至中国前二、全球前五,当我们依此追究腾讯云在国内的排名,以及IBM在全球掉出前五的事实,更能明白大厂间的排位仍在产生变化,竞争压力在这些玩家间不断传递。
 
    客户迁移没那么容易,甚至客户可能变成竞争对手
 
    如上,尽管华为云全球排名有所上升,也不意味着从单一事件看就一帆风顺。
 
    2020年10月,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在一次公开演讲中主动提及了华为云,表示被华为云销售同事陈盈霖的邮件内容深刻打动,直言得到APP迁移到华为云只是时间问题。
 
    这件事的后续,在今年1月就有相关人士证实得到并未使用华为云,以及就在本月初,媒体得知得到和华为云在今年4月份正式签署了公有云框架合同,但主要是以CDN为主。
 
    从结论上说,得到目前仍然没有迁移到华为云。其中很大的原因,与得到早已是阿里云的深度用户不无关系(2018年得到采购阿里云服务金额为2006万元,2019年为1413万元,2020年为1427万元),仅凭CEO的个人意志,无法消除云迁移动作在技术执行上的难度,何况还要承担迁移过程中可能带来的运维风险。
 
    也正是如此,在一般企业用户认为,只要能够接受价格和服务,可以考虑永久不更换云服务提供商,云厂商当然也希望客户能这么想。
 
    但从需要大规模采购云服务的企业客户角度来看,比如得到,2019年云服务总支出为1552万元,占总采购额4.03%;2020年云服务采购同比增加287万元至1839万元,占总采购额4.66%,在企业成长过程中,可预料到对云的采纳只会有增无减,总要思考如何降低成本投入。
 
    另外,随着上云量的增长,企业对云服务商的依赖更加明显,但一直以来,国内外各家云服务商或多或少都发生过服务器宕机等故障事件,产生的损失十分巨大。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便成为企业普遍的解决方案,主要的目的,就包括了分散故障风险,数据更加安全,提高业务扩展弹性,提高全球部署效率等方面。
 
    当然,尽管多云是趋势,不同供应商、不同部署方式的融合调配并不容易,这一定程度上又阻碍了用户对云迁移的采纳。
 
    于是,一些更有能力的公司开始计划自行处理云端需求,有概率从云厂商的客户变成竞争对手。
 
    比如字节跳动,在今年6月媒体爆料字节旗下“火山引擎”将在9-10月正式发布包含计算、存储和网络的云计算IaaS服务以后,字节在企业服务领域发力的赛道与原有云服务商开始产生重合。
 
    在这之前,字节旗下TikTok因弃用阿里云海外云服务导致后者2021单季度收入放缓,以至于需要在财报中单独作出解释;以及字节旗下抖音是金山云列在2020年招股书中的视频云解决方案的重要客户,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字节在金山云的采购份额已经大幅减少。
 
    总而言之,客户与云服务商的关系,一方面因为迁移难度大而可以变得更加紧密,但这并不能阻止头部客户因种种原因产生流失,避免单一客户影响,发展更健康的收入组成几乎是所有云厂商认定的发展战略。
    边缘计算、物联网使云计算战场更加值得关注
 
    腾讯首席战略官James Mitchell在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曾表示:
 
    “如果您从事云计算行业,要是将基础设施租给非常庞大的公司,那么那些大公司会利用其议价能力来保护自己的经济利益,这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在云计算市场获得长期经济回报的途径既不是迅速求大,也不是追逐IaaS,而是耕耘PaaS和SaaS。”
 
    云计算分成IaaS、PaaS、SaaS三个类别,分别指基础设施即服务、平台即服务、软件即服务。把云计算当做一部手机来理解,IaaS就是硬件设备,还是要自己写代码、研发系统才能用;PaaS是手机系统,有了开发的基础环境,但具体实现哪些功能需要自行设计;SaaS就是应用服务,要干什么直接打开软件就可以。
 
    在公有云率先服务的互联网行业里,存量市场占比更大,这种情况下后进者与经验丰富的友商争夺存量市场的难度往往是巨大的。但此时将目光放至传统行业领域,因为数字化转型趋势的带动,传统行业对上云的渴望,以及使产品和服务智能化的迫切需求,再加上更倾向于通过标杆案例来驱动决策的方式,反而为大中小型云服务商打开了一片新的市场。
 
    眼下,我们能料想到云服务商们还有很多动作可执行,包括但不限于:
 
    云计算的竞争还要延续很长时间,将继续保持足够的市场投入及业务积累。
 
    云计算将慢慢走向规模化,企业用户向云端迁移的趋势将继续,并继续延伸至传统企业。
 
    在智能设备众多的传统行业,随着设备总量的增加,更多应用迫切需要在数据源头一侧,更快、更智能地处理更多数据,云与物联网、边缘计算、人工智能的融合使用将进一步成为潮流。
 
    下沉行业场景的必要性,在于这已经不属于纯粹的技术、资本的问题,而需要考验云厂商渠道、生态合作的能力。在传统行业细分领域,客户更需要云厂商的解决方案具有对行业的深度理解,凭此有望采购更多更有价值的增值服务。